第三卷, 第三期
学习代数非常必要!

Evelyn Lamb

数学文化, 3 (2012), pp. 71-72.

查看节选 查看全文 627 19498
  • 摘要

71_1.jpg

这是两篇观点截然相左的文章。

Andrew Hacker原载于《纽约时报》上的文章认为,因为代数的课程设置导致一些其他方面具有天赋的学生被拖累,在磨灭他们个性的同时无法使其顺利毕业乃至被迫辍学。而代数课程的内容本身缺乏针对性,泛滥于各专业却不具实用价值,也无法引起学生们的学习兴趣。因此以“公民统计学”方面的课程来替代代数的学习,并辅之以对这门学科的历史、理念以及它在早期文化中的应用的课程是一个可以尝试的办法。

Evelyn Lamb原载于《科学美国人》的文章则是针对Andrew Hacker的主要观点进行了批驳。就代数课程导致许多学生无法顺利毕业这一问题,Evelyn Lamb认为这是教学质量不佳造成的,而不应归罪于课程本身;而对于代数课程缺乏实用性,Evelyn Lamb则认为代数是对学生逻辑思维以及抽象推理能力的培养,而并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工具。在具备了这种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敏锐性的基础上才能谈具体的问题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