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期
生命的另一个奥秘
     —— 浅谈生物数学与斑图生成

史峻平

数学文化, 2 (2011), pp. 46-53.

查看节选 查看全文 1464 31029
  • 摘要

“定理”一:蛇的表皮一般总是条纹状,很少斑点状。

“定理”二:世界上只有条纹尾巴,斑点身体的动物,而没有条纹身体、斑点尾巴的动物。

这是生物数学中的两个“定理”。至于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就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明白的了。当然,想象一下现代物理学从牛顿出生到今天还不足四百年,生物数学能有多么难呢?最起码理解其中的原理似乎不算太难。